缺水少粮

别盯着我头像了
主打fgo和全职
会加新坑,但不会退坑。

【all叶】独自闯江湖的男人从不传绯闻

江湖梗,

崩坏有,慎入

没出场的人也许会专门有个续?

求小红心小蓝手

1.大家都是在荣耀江湖的好汉。

既然步入江湖,也许你可以不认识那些张三李四光头强,但是你一定不得不听说一个名字。

君莫笑。

隔壁小孩都知道,君莫笑是兴欣魔教的大教主。

这个魔教的女魔头苏沐橙更是不得了,

平日里送迷路老人回家,扶小孩过马路等各种类似行为是整日的做。

此教还有一位包荣兴,也是没事就挨家挨户地送萝卜青菜土豆娃。

总得来说,兴欣非常受大家欢迎。

咱得口头禅是,

身为魔教人,死为魔教鬼。




2.君莫笑,真名叶秋。

后来不知咋的变成了叶修。

反正没啥子关系,你们私下里叫他什么自己心里难道没点一三数吗?

现在来说说魔教教主这东西。

大家同为江湖人,本不计较这些东西

但有些小气度的名门正士总是抓着叶修这魔教教主的身份不放。

咱给他们一个俗称。

叶黑。

这下你懂了吧。

话说叶修也是名义上的魔教教主,其实主要是因为他修炼的方式有些奇怪。

打啵。

而且对方的修行越高,叶修能力提升就越快。

其实两年前还不需要的,但现在不知怎的只有这一种方法了。

接着迫不得已地有了兴欣。

叶修很苦恼。

但有些人高兴啊。


3.作为一名合格的江湖人,你有时会被迫被拉过去听一些君莫笑的事儿。

像是蓝雨双璧都中了君莫笑的迷幻计了。

往往说出这种版本的都是叶黑

这时候不要怂,拿起萝卜就捶他脸上就行了。

正常的版本是,蓝雨的黄少天偷偷去见叶修被喻文州抓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回到事情的开始。

叶修刚做完活雨锋,在家歇着。

黄少天屁颠屁颠老远跑过来说,

“我们一起玩一起玩一起玩吧老叶老叶老叶行不行嘛”

玩就玩吧,叶修同意了。

黄少天这时候又说,

“不行,玩太太太太浪费时间了,我们来修炼修炼修炼好不好行不行啊修炼又能强身又能健体的多棒啊。”

叶修耳朵疼,他说

“行吧,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来吧,老叶!用你的嘴唇来疯狂甩我的嘴唇”

“?”

叶修已经成年的内心收到了极大的震撼。

“我不是想亲你的我是为你好难道你除了打啵还有其他修炼方法吗老叶老叶我告诉你提高能力是很重要的巴拉巴拉巴拉……”

“……”

算了我们还是来玩吧。

就在黄少天缠着叶修即将成功之时,一只中分出现了。

“文州啊,你也来了。”

其实叶修真正想问的是:

你他娘的也是来修炼的吗?

黄少天也已经成年的内心收到了极大的震撼。

“那啥,不是……我其实是来……修炼……对我是来想前辈请假修炼的。”

我是黄少天,我现在很慌。

“……”
喻文州笑而不语。
我是喻文州,说好一起公平竞争的兄弟却自己瞒着我去偷我老婆该怎么办。

喻文州的眼神从黄少天的身上转移到叶修身上,

“如果前辈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加入吗……”

介意。

你们内部消化吧。

当然叶修没说出来。

后来叶修的实力又大幅上涨了一段,

代价是嘴有点肿。




路过并看到三个人打啵的甲给我们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那一天,我未成年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4.说起蓝雨双璧,就不得不提一下很久之前的繁花血景。

繁花血景,俩江湖骗子,一边身为侠(没有的)盗,一边诱拐着少女的心。

后来他们遇到了叶修。

那时候叶修还叫叶秋,君莫笑还叫一叶之秋。

当年的那些琐事现在还是有人会提起。

“听说义斩的那位又去兴欣了?”

“你别说,霸图的那个上次在那半年没走,还是给清清拉回去的。”

诸如此类。

好几年前

张佳乐和孙哲平围在一桌上。

“乐乐……”

“别他妈这么喊我”

“行啊,上次叶修喊你你明明就很高兴”

“孙哲平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高兴了?”

“劳资两只眼睛都盯着你头上那花翘起来了”

“醒醒吧你,哪有人头上长花的。”

“世界上既然会出现叶秋这种人,为什么没可能有人头上长花啊?!”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对。”

“不是,我认真地问你啊…”孙哲平一反常态:“张佳乐你有没有一点喜欢叶修?”

“没,你呢?”

“我…也没有。”

“那好,我先上了啊。”

“屁啊,张佳乐,你不是不喜欢的吗?!”

“我爱他。”

“【哔——】”

孙哲平:当初说好一起的兄弟却背叛了我。

后来,繁花血景一度为了这事不可交开。

再后来,孙哲平出了点意外断了只手,成了独臂大侠。

据可靠人士的消息,孙哲平晚上睡着了经常念叨念叨:

“你是我的小龙女吗?你是我的小龙女吧……叶修啊”

叶修:我是您的小龙人啊。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现在,孙哲平和张佳乐发现了。

身边都是情敌啊!

于是他们统一了战线。

有句话好说,肥水不外流。

以后就算是要分享老婆也好歹是和自家兄弟是吧?

几年前,两人因叶修兄弟情断,

几年后 两人又为叶修重归于好了。

男人啊男人。






5.咱再回到叶修他身上。

要说和这个魔教教主最大的对头,不是叶黑。

而是霸图一好汉,叫韩文清。

韩文清,小名清清。

谁家的娃又犯病了,请隔壁清清过来,准一下治好。

人称,妙手神医——韩文清。

当然这些都是扯淡,

霸图的那位神医其实是张新杰。

张新杰最大一特色,就是每每看到老家微草里面那个叫爸爸的

总是忍不住上前去扯他左眼眼皮子。

张新杰:你们说这人怎么长得这么不对称,又不去换脸啊!?

扯远了扯远了。

其实叶修除了臭不要脸外还有一广为人知的特点。

就是学医的理我远点,咱不约。

叶修闯江湖,从不回血。疯狂输出的想法不知道植在他脑子里多少年了。

之前微草那有个二毛也学着去试了一试,

这不,灰还热着呢。

总而言之,要不是张新杰疯狂的输出力,叶修绝不会想去认识这个神医。

我们来看看今日的江湖头条。

“震惊!叶修在试尝霸图神医的新药后竟被这样!

张新杰的强迫症到底是真还是为博人眼球?
本人发话:“他是怎么认为,我就是怎样的。”

微草全面推出乡间虐恋文本,女主人公疑似叶姓某男子。

轮回有关人员出门竟遭当众调戏,真相是……”

反正自从叶修和张新杰有了交往,每天叶修和韩文清的新闻就换成了叶修和张新杰的新闻。

知道霸图不看报的原因了吧……




7.还记得那个极不对称的王杰希吗?

王杰希的故事闻者落泪。

他作为一个单亲父亲,一边找着老婆一边还要打两份工,省下的钱全投资在微草那些以高英杰为首的小崽子们身上了。

为的是什么?

为的是他们能在以后看兴欣教主的时候妈妈,妈妈的叫啊。(划掉)

是为了微草的未来!

结果是孩子们看到叶修就老婆老婆地叫。

王杰希:呸也,我养你们是为啥啊?

由于王杰希家的清贫,

昨儿刚有一个楼馆里的说书人传了一个版本的王叶凄凉爱情故事。

故事是这样,王杰希为叶修奉献自己的一切,

最后却落得一个被叶修抛弃的结局。

最后郁郁而终。

只留下一群嗷嗷待哺的娃。

而事实大概是这样,

王杰希花光了所有的钱去找叶修。

然后王杰希性骚扰叶修,

然后叶修跑了。

然后王杰希人财俱伤。

凄凉吧。

所以王杰希目前暂居兴欣。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8.最近反复有人来找叶修一起修炼。

叶叶一惊,大呼

你们这些新时代的花朵,荣耀江湖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么纯洁的江湖了!

确实是这样的。

为啥这么说呢?

不提那些本来就给给的小伙子们。

我们江湖有个铮铮铁汉李轩,直的不能再直了。

而且他和吴小姐

订下婚约。

想什么呢,是吴羽策的妹妹。

想当年啊想当年,

李轩我也是个直男。

至于是什么造就了如今的李轩,

是叶修,

细节我们就不透露了。

反正李轩现在一见到叶修

“修炼不?”

见不到叶修就找苏沐橙

“问一下叶修他修炼不?”

叶修:不需要谢谢,

请让我当一个废人吧







9.除了叶修,苏沐橙也是我们兴欣一大特色。

苏沐橙其实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她有个好旁友,叫楚云秀。

楚云秀也是个妖精。

什么族的呢?

楚云秀族的。

楚云秀科,楚云秀属,楚云秀种。

楚云秀就是楚云秀,

楚云秀的性别也是楚云秀。

在千百年后,出了位陈独秀。

由于陈独秀太秀了,

人们大吃一惊,对陈独秀说:“哇你个楚云秀。”

知道楚云秀有多秀了吧。

是不是已经不认识楚云秀这三个字了?

嘿嘿。



10.叶修最后还有一件事儿,

那个时候叶修还是叶小修。

苏沐橙还没从狐狸变成灵长类。

苏沐秋认识不?

知道你不认识。

苏沐橙她哥苏沐秋,一只老狐狸精。

可以说是第一个和叶修给上的狐了。

那些年,

这俩人膩来腻去。

没少给苏沐橙的三观来点儿陶冶,

不过后来,

这狐狸太浪了给马车轮儿碾死了。




















你觉得九尾狐就一条命吗?

躺在兴欣的苏沐秋如是说。




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嘿嘿嘿嘿嘿嘿

(๑•ั็ω•็ั๑)











你以为是叶修开窍了,其实是我楚云秀哒!

老套的身体互换梗

崩坏慎入,OK?

要小红心小蓝手才有动力哒









1.这是楚云秀的早晨。

起床,看一眼时间,然后再睡。

但是今天不一样。

起床……挠挠小肚子……

哎呦,下面多了……

╭(°A°`)╮

口意?

难道我渴求已久的东西终于出现了吗?楚云秀陷入沉思。








2.在确定完后,楚云秀才接受了自己变成叶修这个事实。

急求,变成队宠怎么办。

答:先让那群男人爽一下。(划掉)



3.楚云秀环顾四周,与叶修同房的喻文州还闭着眼。

喻文州,我知道你醒着,你tm就是想看我们叶叶换衣服。

楚云秀作为一个渴求叶修身体(呸)的all叶女孩儿,她要撩遍全联盟的男人。

“文州?醒醒?”

喻文州没有反应。

喂你刚刚笑了一下吧笑了吧。

啧啧啧,再装。

楚云秀模仿着同人里的少女叶,假装要在睡着小鱼脸上偷偷亲一下。

“早啊,前辈。”就在叶修即将亲上的时候,喻文州睁开眼睛。

楚云秀怀疑喻文州平时少女漫画肯定看得不少,时间把握如此之准。

但是她现在是一个娇羞的叶叶,她要表现出尴尬,她要做到脸不红耳根红。

“早……文州”

喂你笑了吧你刚刚又笑了吧






4.楚云秀顶着叶修的皮在楼梯口遇到了顶着自己皮的叶修。

对方表情异常扭曲。

要不是亲眼看到,楚云秀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脸能做出这种表情。

咳咳,

楚云秀和叶修灵魂对话。

叶修,不管你做不做的到,请你成为一个端庄的秀秀,而我负责扮演高冷的叶修。

叶修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隐隐觉得楚云秀不是要做一个高冷的叶修,但还是用眼神回了一个“收到”




5.“早啊老叶今天你怎么起得这么晚我告诉你今天的炸虾和虎皮寿司特别好吃欸我从张佳乐嘴里给你抢下来几个你待会儿好好吃啊别饿着肚子不舒服”

“早啊,少天”

黄少天沉默了…他现在甚至有些想落泪,叶修想这样微笑和他打招呼能有几次…

一次都没有!

今天的叶修是天使吗:)

受宠若惊的沉默寡言黄少天。

“好了,先训练去吧,”楚云秀拍拍愣住的黄少天,故意在他耳边吹口气,“在训练室等我。”

“哦……哦”沉默寡言黄少天听话的离开,甚至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叶修在一旁是目睹了全过程,

不,楚云秀你根本不想做一个高冷 你想当一个给给。你还想gay我们的正直好队员。


你不是我的好女孩儿了。




6.楚云秀想去食堂了,叶修也就跟着。

叶修很忐忑,非常忐忑。

他就没这么慌过,他甚至觉得到晚上楚云秀可能会用他的身体裸奔。

一想到这,叶修就背后凉凉的。

叶修环顾四周,食堂里只有孙翔一个。

孙翔可以说是全队最讨厌叶修的人了

起码叶修是这么认为的。

下一秒楚云秀就坐到孙翔身边去了。

叶修用楚云秀的脸拧出了妈卖批三个字。

“哟,孙翔。”楚云秀上前打招呼。

“……叶修。”

楚云秀你没看到人家不想理你吗……快走快走。

“看你样子好像很介意我坐你旁边。”
楚云秀上前靠了一点,接着问。

“……谁要和你一起坐”

楚云秀你没看到孙翔的脸都气红了吗,识相点快走啊…

“真的?”楚云秀用叶修的脸做出可怜的样子,“那我走了……”

“等等,如果你非要坐这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孙翔小朋友这么说。

叶修:……我觉得孙翔已经气炸了

叶修机械地吃起早晨,完了,他的人际关系要毁在楚云秀手里了。

刚吃到一半,楚云秀搞事的声音又想起来了。

“嗯?孙翔你看我干嘛?”

“谁看你了!”小朋友不承认。

楚云秀的小脑瓜动起来了

“哦。你是要吃炸虾对不对?”

“……哼”孙翔又不好承认自己偷偷看叶修,只能默认。

“早说嘛……”楚云秀夹起一块,“啊……我喂你……”

“等等,谁要你喂…………嗯……挺香的”

在孙翔记忆中,互相投递食物这种事情只有关系亲密的人之间会做。

哦!叶修喜欢我!

不行我不是给。

但叶修肯定爱我爱得很深……

那我就勉强接受他吧……

孙翔内心已将叶修当成自己对象。

“……我知道了……叶修”二翔郑重地说

叶:完了孙翔要打人了……

“其实……我一直想问一下,”小朋友转过头,“楚云秀你今天脸上怎么表情这么奇怪。”

“哦,这个。”叶修冷漠地看了楚云秀一眼,回答道,“我其实不化妆就长这个样。”

楚云秀:叶修我………曰




7.叶修恨不得楚云秀赶紧离孙翔远点,硬是把楚云秀拉到训练室里。

楚云秀:有一颗想撩的心,走哪儿不都一样撩。

我们看下面这段经典对话。

楚:方锐今天状态不错啊,手速也可以。

方:老叶你今天说的话怎么这么……好听

楚:……行啊,难道我以前说的话不好听吗……你想今晚PK吗你?

方:其实我不介意真人PK。

楚:那我要在上边。

方:???(妈也?)

叶修表示半懂不懂,但想要拿烟的手还是微微颤抖。

方锐感觉自己的污力程度收到了挑衅,还是被叶修?!

这可能相当于在智商上遭到孙翔的嘲讽。

可耻啊。



8.九点了,张佳乐起床了。

这是全联盟起床最晚的男人。

楚云秀:现在我是叶修!我要做一件很久之前就想做的事

揪,小,辫,子

张佳乐感觉身体受到一股向后的拉力,转头就发现自己的半个命根子被人捏在手里。

“卧槽叶修你干嘛呢?”

楚云秀依旧没有松手,调戏道:“哟,蛮顺溜的嘛…用的飘柔?”

“靠叶修你别揪了……”张佳乐有些急。

“你一大男人留辫子还不让人救了?”
楚云秀发现用叶修的身体,很容易做出嘲讽脸!


“啧,我告诉你揪了乐爷我辫子就是我的人了……”

张佳乐打算反咬一口,顺着自己小辫儿就摸到了某个白白的手。

“乐乐很热情啊……”
楚云秀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在自己身体里的叶修,面目极其狰狞,如果把五官拧在一起差不多就这样。

楚云秀笑了。

一笑不要紧,但是她现在用的是叶修的身体。

于是楚云秀清晰的感觉自己手里那撮小辫子,

硬了。



楚云秀下意识松手。

张佳乐明显尴尬地咳了两声。
“叶修你……闲着没事笑什么……我要去训练了。”

“……慢走”,楚云秀看着他的背影。

确认过眼神,是个蚊香。

“等等,张佳乐。”

“又干嘛啊!?”

“记得让你小兄弟冷静一下。”










9.是这样的,唐昊好少年本来在训练训练的好好的。

然后来了个黄少天,在那儿嚷嚷着。

“早啊今天虾饺挺好吃的更重要的是我告诉你们今天的叶修特别的温柔……”

本来黄少天说啥子唐昊是不管的。

但是叶修特别温柔他就要管了。

唐昊表面看起来面不改色,实际上在认真聆听的黄少天的垃圾话。

听了有十分钟唐昊总结出来了一个结论。

这就是个以为叶修喜欢自己的傻子。

在唐昊内心冷笑时,孙翔到了,而且也听到了不少垃圾话。

“黄少天你放屁叶修明明喜欢的是我。”
孙翔愤怒地叫出声来,感觉自己被绿了。

唐昊:呵…有一个以为叶修喜欢自己的傻子。

于是黄少天和孙翔争执起来了,早就在训练室的喻文州笑而不语。

唐昊其实觉得喻文州的笑容下藏着阴谋,

唐昊:可能…他想骗我老婆?

如果方锐不出现,唐昊一定会专心攻击喻文州。

方锐喜滋滋地推门而入,“哈哈哈叶修给了我暗示了我们就要成了呵呵哈哈哈呵呵哈哈哈。”

孙翔丢下黄少天去怼方锐:“你放屁叶修肯定不喜欢你。”

黄少天表示:“醒醒吧你们都,没看到老叶对我有多温柔吗?”

“说什么呢,什么叶修的……”辫子软下来的张佳乐回来了,“话说其实今天叶修他……”

唐昊表示不想知道这些人都胡编乱造了些什么。

今天早上叶修口口声声说的都是爱我你们这些鱼唇的人类。






10.张新杰是一个冷漠无情的张新杰,所以他根本没有理训练室这些人。

依旧是今天早上,七点半。

张新杰晨跑完毕。

一只睡眼惺忪的修修走过来了。

楚云秀:呵呵哈哈哈呵呵哈哈哈其实是我

修修手里还拿着一瓶矿泉水,以及一条毛巾。

矿泉水加白毛巾,就算你见过,也看过校园青春言情剧吧。

张新杰镜片一闪,在脑中进行神奇的推理。

结论如下:叶修今天起来个大早来专门给他送水和毛巾,也就相当于……

叶修在暗示。

叶修喜欢张新杰!

然鹅事实是楚云秀专门在撩完喻文州后急匆匆敢来撩张新杰。

想不到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反正你只要知道楚云秀像是张新杰所期待的那样酱酱酿酿就行了。

一只没有感情的张新杰被撩到了。







11.王杰希观察今天自己的老婆很久了。

发现他十分不正常的撩人,而平时活跃的楚云秀在一边表情……

不,没有表情了……

经过王杰希的脑洞,他觉得这两人可能是身体互换了。

怎么可能。

王杰希打消想法。

你当这是魔法学院呢哈?

前面被窥视的“叶修”回头了。

“嗯?”楚云秀用叶修的身体用得不亦乐乎,“看我干嘛呢,大眼儿?”

直接吐槽王杰希的大小眼,楚云秀还是有些慌,

但多说说不就不慌了吗……

“嘿,大眼儿。”

“……”

“说话呀,大眼儿”

“……”

“大眼儿你左眼是不是又大了点儿啊?”

“……”

“大眼儿……”

一想到以后可能为了矜持都没有办法叫了,楚云秀就想再爽一把

“叶修……”王杰希终于开口,用那大小不一的眼睛盯紧了叶修

“你就是欠干”

“你想试试吗?”楚云秀笑嘻嘻地回着

“……今晚我房里见”

恭喜楚云秀女士挑战了王杰希的底线。







12.其实吧,苏沐橙女士跟着魔术师先生很久了。

苏沐橙早上刚出房门,看见叶修和楚云秀鬼鬼祟祟讨论些什么。

然后就见王杰希紧随其后。

这个男人,终于要对叶修出手了吗!

不……应该是…

终于有男人要对叶修出手了吗!

苏沐橙女士激动地跟着王杰希一上午,结果见证了这个叶修到处撩的全过程。

什么……叶修他……

终于开窍了吗!!











13.叶修感觉不好,很不好。

他觉得这个联盟充满了给气。

而楚云秀就是掀起这一切的人。

我明明是个可爱的小直男的,到底做错了什么。

等等,前面那个小帅哥!

那个没被楚云秀撩过的小帅哥!

倒是周泽楷先跟叶修打了招呼

“……早”

叶修想起来自己用得是楚云秀的身体,

遭了,这两位,不熟的吧……

在叶修一点点小苦恼的时候,口若悬河周泽楷主动挑起话题

“之前……说好的照片……”

照片,什么照片?

即使如此叶修还是要装作自己知道的样子哦哦几声。

“那……文?”

文?什么文?

茫然的叶修仍然回应着知道知道。

“这次,不要孙翔。”

周泽楷像是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

孙翔?

哪个翔?

什么翔?

叶修:对不起我装接下去了

周泽楷也不打算多说,一声再见便转身离开了。

从口袋里掉下来一张纸片。

“等等你东西掉……了”

一张照片,上边有一张脸熟的脸,

还是他妈的在洗澡。

请好好解释一下这种图片你还有多少。













14.有个问题,直男该怎么撩?

楚云秀给你现场演示。

握住李轩的手,看着他的眼睛,问他:“你愿意,为了我……”

李轩:“愿意愿意我愿意。”

其实楚云秀本来想说“你愿意为我而弯吗”

而她得出的结论是,

李轩你根本不是直男。










15.叶修现在不仅不舒服,而且浑浑噩噩。

特别是进了训练室。

一群男人在讨论着他,好像起了争执。

但你们说的我怎么都听不懂

我……应该还是个直男吧……

楚云秀清了清嗓子。

“现在,大家,我宣布一件事。”

“其实我叶修喜欢的是”

“楚云秀。”

叶修:喵喵喵??????































关于尬聊小段子。你所说的群名和我所说群名到底区别在哪里

聊天体paro






夜雨声烦:有人?

夜雨声烦:有人?

夜雨声烦:其实我很早就想问,为什么我们群名也要用用账号卡的名字。

风城烟雨:方便。

王不留行:你可以改了试试看谁还认识你。

沐雨橙风:嘿嘿。

沐雨橙风的群名片已改为可爱的苏妹子。

风城烟雨的群名片已改为霸气的秀秀。

可爱的苏妹子:嘿嘿,比心。

霸气的秀秀:【图片:整个星星都给你.JPG】

夜雨声烦:这是盗窃我创意!

夜雨声烦已将联盟群改为只属于老叶一个人的黄少。

夜雨声烦:哈哈。

夜雨声烦:等等?我名字没变?

王不留行:【图片:真不是我歧视智障.JPG】

百花缭乱:@夜雨声烦,哈哈哈我要把给孙翔专属的表情包给你了。

百花缭乱:【图片:看那儿有个傻孩子.JPG】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你妹!

一叶之秋已退出只属于老叶一个人的黄少。

霸气的秀秀:孙翔每日退群(1/1)

百花缭乱:他是被群名吓退了。

夜雨声烦:【图片:大猪蹄子去你的.JPG】

索克萨尔:【图片:少天别说了丢人.jpg】

王不留行:喻队是专门为蓝雨副队做了一个图包吗……

海无量:蓝雨每日塑料(1/1)

海无量:学学人家轮回@一枪穿云

海无量:等等等等群名……

索克萨尔:【图片:名称中透露了少天对某人的色情幻想.JPG】

王不留行:喻队是把想说的话都提前做成表情包了啊。

王不留行:因为手速?

索克萨尔:【图片:不对称的人请闭嘴.JPG】

可爱的苏妹子已邀请一叶之秋加入只属于蓝雨一个人的黄少。

一叶之秋:@ 可爱的苏妹子你邀我加了个什么群?

一叶之秋:靠这不是我之前退的那个垃圾群吗?!

一枪穿云:……

海无量:周队内心:这家伙好不容易退群怎么又回来了。

一枪穿云:【图片:在座的都是大猪蹄子.JPG】

百花缭乱:话说回来黄少天你连群名都不会改啊。

百花缭乱:看你乐爷示范一下。

百花缭乱已将群名改为抑郁只为一人。

夜雨声烦:好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逢山鬼泣:??

逢山鬼泣:我什么时候加了个文化探讨群?

百花缭乱:【图片:行,我闭嘴行了啊.JPG】

百花缭乱:还有张新杰你就坐我对面能不能别憋笑了!

石不转:……

石不转:【图片:笑出声.JPG】

石不转已撤回一条信息。

石不转:不好意思人设崩了。

夜雨声烦:好像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词。

夜雨声烦:【图片:吓到吃手手.JPG】

王不留行:大胆问一下@百花缭乱

王不留行:你为谁抑郁?

百花缭乱:【图片:就不告诉你吼.JPG】

可爱的苏妹子:这才多久又换群名了。

百花缭乱:【图片:抓狂.JPG】

百花缭乱:你们行你们上啊!

一叶之秋已将群名改为我才不会喜欢叶修。

一枪穿云已将群名改为是你一人的枪王。

海无量已将群名改为老叶怀里抱。

王不留行已将群名改为王杰希和叶修天性相和。

大漠孤烟已将群名改为等你。

大漠孤烟已将群名改为王杰希和叶修天性相和。

索克萨尔:【图片:第一次庆幸自己没有手速.JPG】

夜雨声烦:【语音】

百花缭乱:哈哈哈黄少天你那个猪一样的声儿是什么?

霸气的秀秀:韩队那个是真的笑出猪声

霸气的秀秀:竟然还想掩盖哈哈哈。

霸气的秀秀已被禁言。

逢山鬼泣已将群名片改为其实我不是个直男。

其实我不是个直男:没那么难吧?

管理员已将其实我不是个直男移除王杰希和叶修天性相和。

大漠孤烟:反正你已经不是直男了。

管理员已解除霸气的秀秀的禁言。

霸气的秀秀:【图片:好气哦…….JPG】

一叶之秋已将群名片改为我才不会喜欢叶修。

我才不会喜欢叶修:没那么难嘛。

王不留行:有朝一日被孙翔的智商打败了……

王不留行:【图片:我不做魔法师了.JPG】

可爱的苏妹子:@君莫笑

海无量:嗯?

君莫笑:……

君莫笑:虽然你们改群名失败了。

百花缭乱:但是?

君莫笑:我知道了你们不洁的心思。

君莫笑:溜了溜了,

君莫笑已退出王杰希和叶修天性相和。













唐三打:是我错过了什么?

唐三打:等等我什么时候加的这个群?

唐三打已退出王杰希和叶修天性相和。






all 叶【强制治疗】1一个脑子有病的paro

病房paro 精神病出没注意。 算是认真点的文风。 也许是个长篇。 私设:出柜很正常。 因为不想在性取向上纠结。 正文



这是属于鱼的场合。

叶修是X市的一名医生,专治心理疾病的那种。 不久前,叶修收到上面的通知。要求转到X市的“白房子”。
这个特别院房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一片白色。
外面一片白色,里面也是一片白色。

与其说是一个特别病院,不如说它已经荒废了很久。
从三年前开始,医生和护士都陆续辞了职。

唯一剩下的只有无法痊愈的严重病人。
叶修是不抱希望的,必尽就算有病,也不会有人傻到把自己囚禁在这个荒凉的地方。
他只要查实“白房子”里已经没有病人,就可以写份报告回本职了。

叶修来到原来的主任办公室。
如他所料,没有人。
所有的物品都是蒙上了一层厚重的灰尘。


护士房,没有人。


护理站中心,没有人。

接待室,有人。

一个年轻的男人,正在看着报纸。
感受到脚步,男性眼帘微抬,放下报纸,温和地冲他笑笑。 “新来的医生,你好。” 叶修愣了一下。
有病人,是出乎他意料的。
病人的温柔,也是出乎他意料的。
眼前的这个男人像是一个彬彬有礼的人……

起码看上去是如此。
无法治愈的心理疾病。
这是“白房子”里病人的病状。
叶修来之前查阅过报告,结果只有这一句话。
但一切都与眼前的人不符合。
“……你是病人?”
“我身上的病服不能证明吗?”男人轻笑一声。
“病症是?”
“这个……”男人苦恼地笑笑“我不是医生,怎么知道呢?”
叶修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眼前人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的什么。
他下意识想拿出烟,才意识到现在在医院,于是又收起烟盒。
想来这个医院也是没有了关于病人的档案,一切都变得麻烦起来,

他要重新提问,重新诊断,重新治疗。 看来短时间内是别想回原来的办公室了啊…… “那么,请这位先生……”
“喻文州”

男人报上姓名。
“好,喻先生,请配合一下。”
男人颔首表示同意。 “入院前的职业是?”
“我是高中时入院的,没有工作。”
“家庭情况?”
“父母都健在,独生。”
喻文州对答地极其流畅,可以说是十分熟悉。
“父母送你来这儿的?”
“不,是自己申请的。查了之后好像有点小毛病。”
小毛病……送到这里?
叶修心想。
“高中时期的人际圈怎样?”
“还好,没有多少知心朋友,但普通朋友不少。”

…………


一连十几个问题,都是非常真诚而且正常的答案。

都让叶修有些怀疑这个男人是否真的只是来这里观光的。
叶修的手在衣袋的香烟上摩擦了一会,还是没有拿出来。 “有过恋人吗?”
“有……没有……”
这个问题倒是出现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有吗?”

叶修不放过这个细节,加强语气,又问了一遍。 “与其说是恋爱,不如说是我一个人单相思呢。”
喻文州无奈地耸肩“对方似乎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恋爱是一个开始。
这是叶修做出的第一个推测。 “她有恋人吗?”
“没有……”喻文州思索了一会,转过来问“医生有恋人吗?”
“没有。”叶修最终是把那包烟拿了出来“介意我抽根烟?”
“不会。”
叶修立即点上烟。
“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了,那么他现在是单身吧。”
“现在还喜欢她吗?”叶修叼上烟,心里舒服得不行。
“喜欢,我爱他。”
“什么时候认识的?”
不知不觉中,问题中带上了叶修自己小小的八卦的私心。 “是高中的前辈,该说连一次正式的见面都没有。” 偷窥?跟踪?尾随?
叶修立即打消想法。


“方便透露姓名吗?”
叶修觉得从另一方也许会有些信息。
“……可以,但只能告诉医生一个人哟。”

喻文州突然像个孩子笑着说,

“靠近一些,我告诉医生。” 叶修掐了还有一半的烟头,将侧脸凑到前面。 听到喻文州的声音痒痒地挠着耳鼓膜。 “他叫……”
“叶修。”

【聊天体】我们至今不了解为什么叶修不在这个群

看标题
因为他在会被气【sun】死。

注意避雷。
可能没什么雷。


聊天体
风城烟雨:【转载:all叶车,ABO】
风城烟雨已撤回一条信息。
夜雨声烦:看到了看到了!已经截屏。
海无量:楼上就不懂了,这时候要保存文档。
索克萨尔:只有孩子
索克萨尔:才做出选择
王不留行:成熟的大人会截屏并保存。
王不留行:但我觉得喻队的手速连截屏都做不到。
索克萨尔:【图片:你为啥要欺负一只鱼.JPG】
夜雨声烦:哈哈哈
夜雨声烦已撤回一条信息。
百花缭乱:哈哈哈这已经不是塑料了。
风城烟雨:【图片:纸糊的友谊.JPG】
沐雨橙风:【图片:一捅就破.JPG】
海无量:@风城烟雨,女神,刚刚那个文再给我私信一份。
夜雨声烦:!!!你好猥琐!这种东西!
夜雨声烦:来一份吧。
百花缭乱:【图片:这世界只剩我一朵纯洁的小花.JPG】
百花缭乱:+1。
一枪穿云:+2。
一枪穿云:【图片:真诚的眼神.JPG】
一叶之秋:+3。
索克萨尔:+10086。
一叶之秋:虽然看不懂,但还是跟上队形。
一枪穿云:呵。
夜雨声烦:呵。
百花缭乱:呵。
索克萨尔:呵。
沐雨橙风:这就是你们不对了。
沐雨橙风:【图片:怎么能欺负傻孩子呢?.JPG】
一叶之秋已退出“叶修的暖床小宝贝群”
夜雨声烦: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这群名,怪不得老叶不在群里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一叶之秋已加入“叶修的暖床小宝贝群”
风城烟雨:【图片:邪魅一笑.JPG】
风城烟雨:【转载:点我CA O叶修】
风城烟雨:【转载:点我看叶不修 涩 请直播】
夜雨声烦:已存。
百花缭乱:已存。
索克萨尔:已存。
一枪穿云:。
一叶之秋:队长,队形。
一叶之秋:话说这些是什么。
王不留行:我这儿断网了。
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已存。
海无量:呵呵哈哈哈呵呵哈哈哈。
海无量:存吧存吧。
海无量:@风城烟雨
海无量:【图片:相视一笑.JPG】
风城烟雨:【图片:相视一笑.JPG】
王不留行:等等这什么。
一叶之秋:【图片:吓出猪声.jpg】
索克萨尔:【图片:喝一口八二年的六个核桃压压惊。】
索克萨尔:已删。
百花缭乱:矮油劳资的眼睛。
夜雨声烦:无耻!打着sun老叶的名字却是双花。
夜雨声烦:【图片:瞎了瞎了.JPG】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我看到的是喻黄!
一枪穿云:【图片:吃我喻黄安利.JPG】
一枪穿云:【图片:吃我双花安利.JPG】
一叶之秋:队长……
沐雨橙风:【图片:吃我周翔安利.JPG】
海无量:【图片:ball ball 你们婷婷.JPG】
风城烟雨:孙翔一个可怜孩子夹在中间。
百花缭乱:罪魁祸首!
夜雨声烦:【图片:集火,开炮!.JPG】
管理员已将风城烟雨禁言。
王不留行:这暖床群还有管理员?
索克萨尔:床管?
沐雨橙风:【图片:你床下有人哦.JPG】
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是我。
管理员已解除风城烟雨禁言。
风城烟雨:为什么禁我??
大漠孤烟:感觉下一个会是韩张。
百花缭乱:噗哈……
百花缭乱已撤回一条消息。
百花缭乱:@大漠孤烟  弯
百花缭乱已撤回一条消息。
夜雨声烦: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嗝。我很久就像这么玩了。
夜雨声烦:@大漠孤烟  弯
夜雨声烦:@大漠孤烟  弯
夜雨声烦:@大漠孤烟  弯
一枪穿云:@大漠孤烟  弯
海无量:@大漠孤烟  弯
管理员已开启全员禁言。






管理员已解除全员禁言。







逢山鬼泣:我什么时候加的群?!
逢山鬼泣:有人?
逢山鬼泣:……
逢山鬼泣:我爱叶修!
逢山鬼泣:我想日他!
逢山鬼泣已撤回一条信息。
逢山鬼泣已撤回一条信息。
石不转:已截屏。
逢山鬼泣:【图片:泣不成声.JPG】
逢山鬼泣:【图片:爸爸爸爸好爸爸.JPG】





Fin








无题(三)架空,言金 就当水了一个回忆吧……

教堂的钟声不停地回响在上方。

女儿雪白的婚纱让言峰绮礼这个男人都感受到了一丝欣慰。妻子站在他身旁笑着流泪。

郎才女貌。

所有人都这样想着。

只有新娘的父亲担忧着。

“请,交换戒指。”

卡莲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

作为女人,最喜悦的莫过于嫁给一个自己爱的人。

但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吉尔伽美什。

言峰绮礼看着仪式渐渐结束,紧锁眉头。

“没关系的,绮礼。”妻子温柔地看着他,“那个孩子,或许是个很好的人。”

“……也许吧。”

这样回答着。

其实,吉尔伽美什是怎样的人,他清楚。

……………………………………………两年前…………………………………………………

“在这种地方地方也能遇见你啊,神父。”

此时执行任务的言峰绮礼,遇到了与自己出轨的男人。

“你怎么会在这种……”

如同下水道一样肮脏的地方。

“神父大人都会在,我就不行吗?”吉尔伽美什笑着说,用深邃的红眸看着他

“……不,随便你了……”

他会来这里,纯粹是因为这次的委托任务。

是一个……

“呐……你来这里……缉毒?”吉尔伽美什侧着脸。

“你知道这里……” 是大型毒品交易所。

“当然,我可不是光在酒吧勾引神父的。”吉尔伽美什得意地调侃他,顺便很高兴看到这个男人吃惊的神情。

“…………”

“再告诉你吧……我就是这里的头。”说完,他低低地笑了几声。

“喂,吉尔伽美什。我有没有说我这次就是要解决贩毒品的头领。”

“哈哈哈,绮礼。我知道你不会的。”

他顺势攀上言峰绮礼的肩,挑逗似的问,“是不是?”

就是这样,此次任务以失败告终。

……………………………………………………………………………………………………


所以,

据言峰绮礼所知,这个男人是吸毒的。

不仅如此,还有很多诸此行为。

他有很强的轻生意识?

也许是这样。

言峰绮礼也问过,但吉尔伽美什只是一句了之。

“因为有一个人知道这种感觉。”

死亡……的感觉。

总而言之,他对吉尔伽美什了解的并不多。

但绝对,绝对多余自己的女儿。




“卡莲,”言峰绮礼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你们……如何相识?”

“别这么担心,父亲大人。”卡莲微笑,“吉尔他,是一名上层贵族。”

果然,如果没有这种身份。妻子定也不会同意。

但是,吉尔伽美什有许多身份,同样许多是伪造的。

比如这个贵族。

“……”

所以,这个男人。果然……









(无题)二 言金,架空

该怎么说呢,也许是命运弄人。

言峰绮礼在女儿婚礼的现场看到了某个男人。

而且是新郎的身份。

“啊!父亲大人。”卡莲看见了多年未见的他,神情激动地挥手,并走来。
“好久不见,父亲大人。感谢,来参加今天的婚礼。”
  
“卡莲……”言峰绮礼看着她,“那个人……你的丈夫……在哪里?”

就算不愿相信,但除了那个人,也没有谁了。

“是呢。我想您应该是第一次见他。毕竟好几年……嘛,什么都没有。”卡莲玩弄着自己的一绺发,接着向不远处招手。
“这里这里,在这里噢!”

迎面慢慢走来的年轻男人,一抹耀眼的金发。还有魅惑的双眼。

如果说世界上有接似与天神的美貌,那么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吉尔伽美什。

“初次见面,言峰绮礼先生。”他微微上扬的嘴角,

“不用那么拘束了,吉尔。叫父亲就可以了。”卡莲抱住吉尔伽美什的手臂。

“初次见面。”言峰绮礼只是短短一句。

他一直看着这个男人,实在是不想说什么。

女儿卡莲的婚姻,他已经看到结局了。

“嗯,那个……又有客人来了。”

她看到了到来的一行人。

“那么,父亲大人和吉尔先聊。”

卡莲挥挥手,前去迎客了。

所以,现在是两人独处的时候。

“你出现在这里,到底像说明什么?”

女儿一离开,言峰绮礼就开始了炮轰式的质问。

“呐,绮礼。不是应该高兴一点吗?”

吉尔伽美什还是挂着那幅笑容,看上去带有几丝戏虐。

“毕竟这样也许我会离你近些。”他凑到言峰绮礼的耳边轻轻吐出这句。

“……真是无理取闹……”
言峰绮礼并不想说什么。

或者是,他极其放纵这个男人,甚至带有一丝宠溺。

他们认识的时间应该有好几年,最近一次的联系也只是四天前。

但是……

“我可是从来不知道你对卡莲出了手。”

“毕竟你不是知道我的一切,对吧……”
吉尔伽美什耸耸肩,显得不以为然。

也许是这样,他对这个男人的了解,多说只有三分之一。而吉尔伽美什对他的了解,比他自己都清楚。

“还有啊……”吉尔伽美什说,
“你的女儿很可爱呢,一点不像……”

“过来一下,吉尔伽美什。”言峰绮礼打断了他。

~~~~~~~~~~~~~~~~~~~~~~~~

“啊啦……把你的女婿待到这种小巷子里是想做什么呢?”吉尔伽美什调侃道,“父亲大人……”

“只是告诉你一下不要对卡莲,做过分的事。”

“哦……”微微上扬的语调,“吃醋了吗,绮礼?”

“只是单纯的叮嘱。我要走了。”

是的……完全只是出于对女儿的关心而已。

“嘛……真的不做点什么?”吉尔伽美什拉回了他,红眸似笑非笑的盯着。

“……你很希望我做点什么?”他反问道

“你说呢,绮礼?”吉尔伽美什诱惑似的解开白衬衫的几个扣子。

“……”

“当然是开玩笑的啦,婚礼马上要开始了。”
吉尔伽美什扣上扣子。

“……啧”

这个男人,好像在勾引人的方面有很大天赋。

言峰绮礼拉下他的衣领,狠狠地在锁骨上留下一个印记。

“嗯……真是粗暴的男人……”

吉尔伽美什整顿好衣物。

“领带歪了哦,绮礼……”接着帮他扶正。

“……回去了……”

“是……我的父亲大人~”

无题(一)言金,all闪,架空

目测比较长。

序章链接: http://theprincesewithblue.lofter.com/post/1e8ec1c0_10fd5704

慎入

正文/

教堂的上方有几只白鸽盘旋,伴随着钟声的回荡。

婚礼,似乎同时进行着。

言峰绮礼是刚刚从飞机场到达的,结束了一个简单的任务。

今天是他女儿的婚礼。不然他也不会回来。

说实话,其实他一次,一次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婿。不,也许在卡莲16岁后就没有见过面了。

也许今天是重要的一天,他一边想着一边寻找婚礼的地点。

一个很优雅的布告,看上去应该是妻子选定的。上面用黑字写着:  卡莲女士和……

应该就是这个。
言峰绮礼并不是很想知道后面那个名字是谁,也并不在乎。
反正跟他没关系。

很有趣的是,他还是留意了一下。
然后,那个名字……
认识。

~~~~~~~~~~~
很久以前,应该是三年前。
初次见面的事,仍记得很清楚。
酒吧,昏暗的气氛。
还有廉价的香水味。
“……”
言峰绮礼不经意地皱眉。
“男人哟……”
很磁性的声音,而且惹人喜爱。
“你似乎不是很适合这个地方。”
紧接着是一段愉悦的笑声。

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恶魔的呼唤啊……

金发的青年,坐在酒吧柜台前的椅子上。
白色的衬衫极其性感地包裹着躯体。

“怎么,要人陪吗?”

不用劳费心思的勾引。
只是一句话,就可以让很多人为此着迷了。

“不。”但是言峰绮礼从来不感兴趣,“只是要一杯酒。”

“嘛,很无趣的男人哦…”
他这样说着,却没有离开。
“你结婚了?”他注意到言峰绮礼手上的戒指。

“…嗯…”
他看了金发的青年一眼。
“不去拉生意吗?”

青年饱含深意地笑笑。
言峰绮礼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很愚蠢的问题。

这种人,从来都不是自己往上贴的。

“呐……如果你想试试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是吗……”
~~~~~~~~~~~
言峰绮礼记得他的身体,记得他的名字。

还有,眼睛……

布告很清晰地写着几个字:

卡莲女士和吉尔伽美什先生……

的婚礼。

吉尔伽美什。

给咕哒子的一封信

全程脑洞,慎入

亲爱的骂死他,
       身在远方的我带来这封信。您这些天过得好没。有没有好好吃饭,睡觉,刷狗粮。
       我对您充满了担忧,请铭记以下几点。
     1.请不要随便抽卡,您可是大流士的继承人。
     2.请不要欺负马修,也请不要卖她。
     3.请握住您的良心,不要随便说s开头的那个词。国家某保护协会已经找上门了。
     4. 请不要喝某复仇者的红茶,我看见他下了大麻。也不要喝英雄王的红酒,里面都是流动的愉悦。
      5.请放过caster们,他们需要假期。如果出了人命也请不要担心,都是那个男人的错。
     6.请不要再欺负那种又黑又粗的柱子。
以上。
                                                                          爱你的archer